国家卫健委:境外输入病例引起扩散可能性依然较大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尽管如此,在医院里,老人拉着护士的手说他们不想死,医生护士还是不得不含泪拔掉他们的插管,任凭这些老人在绝望与挣扎中死去。对于如此惨景,意大利很多人称“这是一代老年人的逝去”,还有部分人称之为新冠病毒的“老人清除计划”。

“在我们这边的一些村子里,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消失了。许多七八十岁的人去世了。有些孩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祖父母了。在有的村子里,你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这是50岁的丹尼尔·莫扎尼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内容,他住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镇贝加莫。

截至3月28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54例,累计出院1225例,累计死亡1例。无境外输入疑似病例。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6293人,尚有283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军队看到一些完全被遗弃的老人,甚至一些已经死在了床上。”西班牙国防大臣23日描述的疫情惨状令人惊愕。这两天,一位意大利72岁神父将呼吸机让给年轻人后去世的故事,也令人不胜唏嘘。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沦陷,33亿人遭受封城,而在这场危机中,老人是最脆弱的一个群体,医疗资源的不足更加剧了他们的困境,这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在那些疫情严重的发达国家,真的到了必须牺牲老年人的程度?《环球时报》驻多国记者记述了疫情冲击下所在国老年人的生存状况。

美国卫生保健协会负责人曾称,新冠病毒是老年人的“完美杀人机器”,因为华盛顿州的养老院透露,那里的老人在首次出现症状几小时后就去世了。这暴露出美国很多养老院的医疗条件之差。

旨在保护老年人权利并改善其生活质量的“意大利老年人协会”,针对6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体编制了一本手册,为他们提供健康提醒、预防知识、防诈骗、识别假信息等多种帮助。由于死亡率最高的群体是老年人,养老院等机构也限制访客到访,避免造成集体感染。意大利紧急出台的法律中还规定疑似病例患者违反隔离规定擅自外出,致老年人或其他高危群体感染,导致被感染者病危或死亡,将因涉嫌故意谋杀被起诉并判刑。

“少出门”,是防控疫情的“法宝”之一。但是,日本对此进行推广以后,发现许多老人整日在家看电视,几乎隔绝了与外面的来往,两三周后,他们走路时已经摇摇晃晃了。日本老年医学会认为,每位老年人在两周内不行走活动带来的肌肉量减少,相当于通常情况下7年的肌肉减少量。因此,该会建议居家老人不要久坐看电视,至少在插播广告期间要站起来活动;在家要做广播体操;天气好时要外出散步,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每日三餐要保持营养等。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一些年轻人将这场疫情称作“婴儿潮美国人清除机”。有分析称,这反映了当今社会普遍缺乏同情心,也可能反映了年轻人与长辈政治观点上的分歧。另一方面,千禧一代使用“婴儿潮清除机”是为了让父母一辈重视病毒的致命性,让他们留在家里。

疫情蔓延,老年人的命运在超级大国美国竟也成为话题。23日,69岁的得州副州长帕特里克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竟称“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引来不少美国网友挞伐:“我们为什么生活在用金钱去衡量生命价值的社会?”“帕特里克愿意为拯救资本主义而死。我不是。我已准备好让资本主义消亡。”

日本一些主流媒体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一家社交网站上,一些网友发出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类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